基金配资 > 股票 > 正文
华谊兄弟卖产跨年,连续三年失位春节档,2019是公司最为艰难一年
来源: 头条网    2020-01-07 10:16:51

 

 

        2019年最后一天,人们都在与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挥手作别,华谊兄弟也又一次与自己旗下的一部分资产say goodbye。

博信股份        2019年12月31日晚,华谊兄弟发布配资开户,进行卖产跨年。配资开户表明,华谊兄弟全资子公司华谊兄弟互娱(天津)投资有限公司与陈应魁达成协议,华谊互娱拟将其持有的深圳市华宇讯科技有限公司(卖座网)4%的股份转让给陈应魁,转让价款为904万元。本次交易完成后,华谊互娱共计持有“卖座网”47%的股份,“卖座网”将不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

       据相关资料显示,卖座网是一家集电影资讯、在线购票、用户互动社交、电影衍生品销售等服务的智慧电影互联网平台,向消费者提供全国超3500家影院在线选座购票服务。2014年时,华谊兄弟以2.66亿元控股“卖座网”。然而卖座网在经营方面表现并不出色,尤其是近两年。财报显示,2018年至2019年11月份,净利润则分别亏损1011.09万元和9423万元,两年累计亏损超过1亿元。

博信股份        坚持到底是一种可赞的执着,但一以贯之的借钱、卖产却是苍白中的无奈。华谊兄弟将“借钱”这件事塑造成了2019年的主线。

        还是在12月31日,华谊兄弟再配资开户称,公司为实际经营的需要,拟向招商银行申请2亿元综合授信,授信期限为一年。公司拟以不超过六部影片收益应收账款质押的方式为公司上述综合授信提供担保。

       自2018年12月,华谊兄弟相关债项信用等级被评级机构列入观察名单后便顺利切换到“借卖”模式。从2019年1月初,向浙商银行、平安银行、中信银行、民生银行和招商银行申请总计金额为25亿元的授信开始,将质押股权、转让公司旗下部分资产、变卖个人产业及收藏等等补血自救动作保持了整整一年。闪转腾挪间的勉力维持,却在主营业务方面一再失守。

博信股份       2019仅有寥寥几部影片上映,且无不血扑;寄予厚望的《八佰》屡屡疯传过审,且在12月中旬传出定档谣言,撬动了一点股价之后便再无声息,至今尚无上映时间表;承载着华谊否极泰来希望的《只有芸知道》,并没有像《芳华》那样让冯小刚在贺岁档上演“王者归来”,在《误杀》、《叶问4》的碾压之下,只能以1.5亿的票房发出“尚能饭否”的哀叹;花费大量心力的实景娱乐领域,在形成4家影视公园联动矩阵的同时,也耗费了大量资金,且影视公园盈利状况并不理想。

博信股份       华谊在丧失电影收益来源的同时,还被影视公园的不断投入以及巨额债务困扰。2018年,华谊兄弟出现上市以来首次亏损,净利润亏损超过11亿元。2019年前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6.52亿元,同比下降298.56%。华谊兄弟的市值从2015年最高峰时的900多亿元跌剩135亿元。

博信股份       有评论员认为,当下影视公司均出现现金流为负或者净利润负增长的现象,需要及时止血或补血。面对业绩持续亏损和债务危机,如果在未来一年找到有效的解决方案扭转亏损局面,在创业板连续三年亏损,华谊兄弟也难逃“ST”命运。在当下融资难的情况下,影视公司只能自救,或变卖资产或借新债补旧债以此缓解资金压力。

        而业内人士指出,华谊兄弟作为老牌的传统电影公司,在内容打造方面的能力不容小觑,但是但对于年轻用户的需求,以及电影市场全面娱乐化的趋势没有研究和把握,体现在其对项目选择、市场定位上屡屡失误。这些因素导致了华谊兄弟的发展脚步在迅速成长的中国电影市场中明显滞后。

        对于华谊兄弟来讲,坎坷跨过最为艰难的2019,如果主营业务再无甚起色,如果债务黑洞仍继续吸纳公司生命力,那么在卖无可卖、借无可借、贷无可贷、跌无可跌的情形之下,更艰难的2020就在眼前。